杀死你,因为你贴着我憎恨的那个标籤

  • 2020-07-17

杀死你,因为你贴着我憎恨的那个标籤

「二战时,一座波兰小镇的居民曾屠杀犹太人」,你相信吗?这个说法有没有搞错?屠杀犹太人的凶手,应该都是纳粹、德国人吧!怎幺可能与波兰人扯上关係?!二○○○年,波兰裔美国学者杨.格罗斯写下其代表作《邻人》,他并不是在颠覆、翻转我们传统上对于犹太大屠杀的认知──纳粹政权是凶手与主谋者;而是揭露、掀开二十世纪犹太人劫难中,鲜为人知的黑暗面──原来刽子手不只外来入侵的德国人,还有当地数世代情谊的老友与邻居;原来欧洲的仇犹心态蔓延得如此深层,社会的反犹实践依旧强悍且蛮横;原来近代启蒙的理性与进步根本不存在,中古疯狂的猎巫想法仍宰制一切……然而,结论就是:「恶」过于狂妄嚣张,而「善」完全苍白乏力吗?不,没那幺简单,也没有结论。格罗斯说:「我们永远也不会『理解』大屠杀为何会发生。」

「理解」之所以如此困难,在于二战结束后迄今,关于灭族与屠杀的史实都还在持续挖掘中,众多真相仍晦暗不明,《邻人》所陈述的正是灭犹史实中的一块重要拼图。这块拼图内容是:波兰一座小镇(耶德瓦布内)在纳粹德军进驻后极短时间内,镇上的犹太居民遭割舌、砍头、溺死、火烧活人等方式折磨至死。听起来不像是二十世纪科技进步时代的事件,更像是发生于欧洲中世纪的酷刑惨案。时代没有倒错,就发生在一九四一年;而非一四九一年。在这个只住了两千多人的小地方,犹太人占一半的人口,他们早于十八世纪就定居于此。虽然格罗斯在书中指称一千六百名犹太人受害的数字,目前大幅修正为三百至四百人之间,但是「偏僻小镇的犹太大屠杀」之令人震撼,不只在于死亡人数与规模大小,而是几个我们必须深思的问题:

首先是扑杀犹太人的複杂动机。旋风式的屠犹过程是:德军允许执行、波兰居民动手,众人旁观鼓譟、无人抗议制止,最后众人沉默不语,继续安静生活。耶德瓦布内的犹太人就这样消失了!灭犹的动机何在?是民族主义的愤怒?讨好德国人?觊觎犹太人的财产?还是反正大家都这样做……甚至早就想这样做了?抑或有更多、更深一层不为人知的原因?现在我们知道,东欧许多小地方也曾发生类似耶德瓦布内的凶残事件。史实拼图一块块出现,但是複杂的灭犹动机仍有待釐清。

其次是波兰社会的反犹与灭犹。《邻人》一书出版后,在波兰国内引起极大的震撼与反弹。学界批判格罗斯的研究方法不严谨,质疑他採用的资料片面且狭隘,轻率提出过高的死亡人数。但是各种谴责声浪与挑剔意见,都无法推翻「偏僻小镇的犹太大屠杀」是确实存在的历史。格罗斯揭开了波兰社会与学界长期以来不知道、不愿意面对或是选择遗忘的禁忌史实。因此二战结束后,「波兰是纳粹受害者」的传统认知必须修正,波兰社会反犹,而且执行灭犹,「我们不是纯粹的受害者,我们也是加害者」成为波兰民族必须面对的沉痛真相,而波兰与犹太人的关係也必须重新检视。

第三个值得正视的问题是:民间否认屠杀。二○○一年七月十日是耶德瓦布内屠杀犹太人的六十週年纪念,当时的波兰总统克瓦斯涅夫斯基(Aleksander Kwaśniewski)与天主教团体对灭犹事件公开道歉,表达悔恨,强调这是波兰历史的耻辱,并对此有集体的责任。但是小镇居民拒绝参与悼念活动,并在窗户贴上「对于没有发生过的暴行,我们不求宽恕原谅。上帝帮助我们。」的抗议标语;镇上神父则在悼念活动举行时,故意让教堂钟声持续不断,干扰活动进行;镇长因压力过大,活动结束后移居美国。直到现在,波兰社会有人肯定总统克瓦斯涅夫斯基替波兰民族认错道歉的勇气;但也有人认为:为何波兰人要为屠杀负责?是德国人下令且允许的,德国人才要负责,而且负担全部的责任!至今在波兰,这类言论仍是强而有力的论述。期待人民面对自身历史中的难堪,仍是一条漫长颠簸之路。

格罗斯研究小镇屠杀犹太人事件并写作《邻人》的目的,并不是为了降低或减少纳粹主导灭犹的罪行承担,而是扩充与加深我们对于欧洲反犹规模的认知。德国人是耶德瓦布内屠杀的允许者与纵容者,这绝对是不争的事实;但是,波兰居民是执行者、配合者、获利者,也是无法掩盖的丑恶真相。「偏僻小镇的犹太大屠杀」之骇人与惊悚,超乎人类所有经验之外;恶与恨的魔性狠劲,也大过我们所有人的想像。疯狂的确存在,理解也的确困难。反省与正视人类集体疯狂、集体合作、集体沉默所导致的罪行与恶臭,既沉重也沉痛,这需要勇气,需要极大的勇气,人类準备好了吗?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