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

  • 2020-06-13
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【招牌菜】浓香七爷咖哩饭一包变两包的饮食魔法

吉打州米都亚罗士打流行打包文化,无论是米饭还是麵食,只要涉及汤汤水水的,都喜欢打包带走,少则放置一两小时,长则收入冰箱过夜,尔后弄热再吃。这种与众不同的饮食习惯,看在外地人眼中或许感到诧异,但却是当地人自幼便养成的习惯。

据说早期亚罗士打的许多家庭收入低微但却需要养活一家数口,昂贵的食物吃不起不说,连麵食饭类也要俭省着吃,因此他们每每打包饭类时,必然会请小贩多淋一些咖哩汁,放置一两小时后再吃。这便是亚罗士打人俗称的“一包变两包”的饮食魔法──汤汁渗透米饭之后便会发大,视觉上更显饱足感。类似的打包风潮并不限于米饭,而是举凡汤汤水水的食物都可用这方式令份量“变大”。

另一促成打包风气盛行的关键,在于食物的汤汁上。例如亚罗士打海头街的广府炒鸳鸯,熟客们大部分都要求将汤汁与河粉、米粉混在一包内带走,放入冰箱,隔天再吃。此时的河粉与米粉都饱吸汤汁精华,吃起来滋味无穷。又譬如经已结业的成功园云吞麵,虽然打包后令麵条肥大失去弹牙口感,但猪油香充分融入麵条之内,也令不少顾客为之倾倒。

如若探索亚罗士打饮食文化史,必然涉及曾被暹罗统治的历史,以及当地居民数量居多的巫裔同胞。两个族群的饮食文化都离不开浓郁鲜香的汤汁,或许也就这样潜移默化影响了华人的饮食习惯。当地最常见的汤汁、米饭组合便是巫裔同胞们贩卖的、裹成三角形的椰浆饭,而这也促成亚清七爷咖哩饭的诞生。

咖哩米饭饱满  惹味又开胃

早上7点,亚清七爷咖哩饭店面前已经站满準备早购饭的人群,等待着陈晓慧带着包装好的咖哩饭开店,唯恐迟了一步就扑空了。时间推迟三小时,店内人潮渐渐散去,摆在摊口上的三百多包咖哩饭,也只剩下不到10包。迟到的顾客买不到喜欢的口味,只能饮恨离去。

晓慧尚是小学生时,便已在外公杨德清的红豆冰档口里打转,偶尔帮忙外公招待客人,偶尔站在椅凳上洗碗。单是贩卖红豆冰未免显得清寡,杨德清于是乾脆叫女儿杨俐俐烹调数道咖哩饭贩售,不料这一卖就36年,至今仍吸引顾客们甘愿起早排队购买。

早期档口无名无姓,顾客们唯有以档口前的七爷庙为记,七爷咖哩饭之名便从此传开。当地人传说是七爷神明关照杨氏一家,因此他们的咖哩才会越卖越火红。后来档口所处地皮被收购,亚清被逼离开七爷庙转往他方营业,顾客仍然尾随而至。

归根结底,仍然是咖哩饭的魔力引人。米饭粒粒饱满口感好,咖哩汁香浓惹味又开胃,搭配煮得十分入味的虾、苏东、排骨、羊肉、鸡肉等配菜,组合成铁三角包裹在一起,米饭配料吸尽咖哩香气。这是亚罗士打包饭的魔力,也是当地人的集体记忆。

4年前外公离世,遗下档口无人继承,当年还是小学生的晓慧一转眼便已成为美容师,她不捨外公心血无人延续,乾脆转行接手,一家数口分工合作,妈妈与弟弟在家中烹煮咖哩包装米饭,晓慧则站在店内充当茶水头手、贩卖包饭,亚清七爷咖哩饭也得以继续成为亚罗士打人的早午餐。

色纸区别配菜  熟客懂暗号

选择用包装妥当的形式出售咖哩饭,灵感来自巫裔同胞们贩卖的椰浆饭。最初杨俐俐的咖哩包饭大小就如同椰浆饭包装大小,鉴于红豆冰只是个小档口,以包装好的形式贩售较为节省空间。闯出名堂后,包饭也渐渐变成手掌般大小,杨德清也不再贩售红豆冰,而是专心经营包饭。

“曾有人问为何不像经济饭那样,即时包装?我们贩卖包饭很多年了,也没想过要改变这种模式。其实贩卖包饭比较省时省事,由于是做早市生意,顾客多是上班族、主妇或学生,方便携带的包饭便成为他们解决早午餐的选择之一。”

望着眼前写满“七爷咖哩饭”的六色彩纸,不由觉得困惑,想要拿个排骨苏东咖哩包饭,却不知是哪包。老顾客们自是了然于胸,也看懂画在纸上的暗号,一看包装便知其中龙凤。

“我们有黑、蓝、黄、青、红和可可6种颜色的包装纸,每一种对应着不同的配菜。虽然配菜主要有5种,但我们偶尔会混在一起,例如鸡肉配虾、苏东配排骨等等,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在颜色纸上做记号,有时是塑胶圈的颜色,有时是画上一些符号。外人也许看不懂,但对于我们来说,看一眼便知道这包饭内的苏东有没有蛋。这也是我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了。”

採用印有“七爷咖哩饭”字样的包装纸,是近几年才开始的。由于有批货给其他小档口,而杨俐俐耳闻“盗版”猖獗而起,为免名声被破坏,乾脆印製上品牌包装纸,这之前他们是用报纸或是颜色纸作包装而已。

渔家供应鲜货  半夜煮咖哩

雄鸡尚未报晓,杨俐俐便已起身準备熬煮一锅又一锅的咖哩。她是亚清七爷咖哩饭的灵魂人物,若无她独创的咖哩,也无法在咖哩包饭冷却之后仍然美味不减。晓慧说,妈妈千交代万交代不可透露秘方,只能说是一种常见但被忽略的香料。

“针对不同的食材,妈妈都用不同的咖哩香料烹煮,因此不同配菜的咖哩饭滋味都不一样。我记得小时候亚罗士打并没有那幺多包饭,但如今越来越多,可能是因为打包后再吃反而更好吃吧!”

亚罗士打是大马半岛的鱼米之乡,新鲜水产与稻米都是当地人的日常食粮,自然成为七爷咖哩饭的食材之一。晓慧说,傍晚渔船归航前,都会预先通知她们在港口上等候。船一靠岸,渔穫甫卸下,她与妈妈便用金睛火眼挑选新鲜的苏东和虾,回家处理后,成为半夜煮咖哩的食材。

“但也因为有海鲜与椰浆的关係,我们通常会建议客人在中午12点前吃完,免得到时包饭发臭。曾有一名顾客买了许多包羊肉咖哩包饭,回家放入冰箱冷藏,想吃时再蒸热吃,这样吃足一个月。但这是特别例子啦,我不建议其他顾客也这幺做。”

 

亚清七爷咖哩饭

 Plot 4402, Jalan Gangsa, Alor Setar, Kedah.

(Aeon Big商场对面的商店区)

 017-474 7868

 星期一至日:7.30am~11am(星期五休息)或售完为止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